您当前位置:首页 精神卫生 防范养老诈骗

【打击养老诈骗】两则案例,增强老年人防骗意识!

时间:2022-09-26   浏览量:71    来源:未来网   作者:荣县第三人民医院

案例一:上海打掉一个诈称投资养老院的犯罪团伙,办案部门提醒——增强防骗意识慎重选择投资(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近期对蔡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作出一审判决。蔡某某曾为某公司员工,该公司虚构投资养老院、认购养老床位等事实,诱导老年人购买旗下投资理财产品,非法吸收资金达2.7亿余元,吸收的资金均未实际投入生产经营。

在此类违法犯罪中,犯罪团伙根据老年人心理特点,开展“温情攻势”,一步步骗取信任,进而骗走老年人的钱财。办案部门提醒,老年人要加强甄别能力,警惕各种“糖衣炮弹”,管好自己的“钱袋子”;全社会应加强对老年人的关心爱护,加大反诈宣传力度,帮助他们提高防骗意识。

——编者

今年7月底,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蔡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8年前,24岁的蔡某某入职成为上海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H公司)的一名行政人员,后又担任财务人员,主要负责工资发放、协助业务部门和社会不特定公众签订理财产品合同、划拨公司资金等工作。

在这些看似平常的工作背后,是一场专门针对老年人的骗局。H公司虚构投资养老院、认购养老床位等事实,诱导老年人购买旗下投资理财产品,非法吸收资金达2.7亿余元,被害人多达900余名,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均已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该案中,H公司通过开展老年人才艺比赛、外出观光旅游等服务获取老年人信任,从而得以实施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

通过攀关系、拉家常、举办文艺活动等方式,骗取老年人信任,推荐虚构的养老投资项目

“我们接到报警,报警人称在辖区办公楼内的H公司投资了理财产品,但该公司无法兑付本金。”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天目西路派出所案件办理队队长张笋介绍,当时接到报案后,民警立即赶赴现场调查,经初步摸排,判断H公司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随着调查的深入,H公司的真实面目浮出水面。自2014年起,H公司实际控制人陈某某先后成立多家以投资、养老服务、投资管理为名的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公司打着养老服务的旗号,雇用“业务员”,组织老年人才艺比赛、观光旅游等活动,吸引社会不特定公众,特别是60岁以上老年人参与。在活动中,陈某某等人鼓动老年人投资养老院、认购养老床位,承诺支付高额利息且保本付息,以公司名义吸收资金。

“该公司举办的这些养老服务活动非常有迷惑性,诱骗老年人参加。”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该公司“业务员”在老年人聚集的公园等地发放传单,传单主要内容是宣传老年文艺活动等,并不会提到理财。“但‘业务员’在组织的一次次活动过程中,都会推荐H公司的养老投资项目。久而久之,老人们就容易相信,进而购买。”办案检察官说。

在办案笔录中,一名受害老人称,从2016年开始,就认识了一个名叫曹某某的“业务员”,从他那里买过保健品,并一直有联系。2017年,曹某某开始向她推荐投资买房养老,每月有利息。于是,当年10月,老人就转给他20万元,约定借款期限为一年,年利率15%;2018年1月,又转给他11万元。2018年5月,当老人没有收到利息时,才怀疑自己上当受骗。

张笋介绍,在博取老年人信任的过程中,公司“业务员”往往会极尽所能和老年人攀关系、拉家常,对老年人施以小恩小惠,乃至认“干爹干妈”。“有一对老夫妻,老太太是大学教授,其爱人是工程师。‘业务员’对他们嘘寒问暖,无微不至。老夫妻投资其推荐的养老项目时,几乎没有怀疑。”

办案法官介绍,H公司还组织老年人前往其号称在江苏等地投资的养老院、农庄等进行体验,并在开展的文艺活动中和老人接近,让老年人加深对公司的信任。截至案发,先后有900余人“投资”,总金额达2.7亿余元。

虚构养老院、房地产需要资金等事实,与客户签订认购协议,以骗取钱财

“实际调查发现,主犯陈某某用个人银行账户收取被害人巨额投资款,但仅将1000余万元转入所谓的投资项目中。”静安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法官沈玉青介绍,H公司所谓的投资项目,或查无实处,或无实际投入,或有拖欠并失联,这些都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但该公司在宣传时,却将自己描述成一个布局全国、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除上海外,H公司在北京、黑龙江、山东、河南、海南等地都有关联企业,但办案民警实地走访后发现,这些所谓分公司,要么开设几个月后就关闭撤离,要么在注册地并未实际经营,有的所谓注册地在当地根本无法找到。

办案民警介绍,为博取受害人的信任,陈某某宣称苏州某养老院是H公司投资的产业,老年人投资购买床位后,不仅可以自己居住,还可以出租谋利。经调查发现,涉事养老院由苏州本地企业经营,陈某某与企业负责人商谈称要购买企业股权,以低价安排老人体验入住。但双方签订协议后,H公司并未按照协议支付相应款项,为此还被该企业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公安机关查明的事实,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H公司实控人陈某某及7名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提起公诉。静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某某虚构养老院、果园、房地产需要资金等事实,通过“业务员”以H公司等名义与客户签订借款合同、养老床位认购协议、股权认购合同等,以骗取钱财。收取的大量投资款,部分用于兑付被害人,部分被用在维护涉案公司日常运营、支付员工工资、个人花销等,均未实际投入生产经营。

判决书显示,陈某某实际控制的H公司等均不具备向社会公众公开吸收资金的资质;证人证言证明,陈某某通过组织老年人才艺比赛为H公司等推销理财产品,揭露了陈某某集资诈骗的方式和手段。

应从家庭照顾、社区走访等多方面入手,加强对老年人的关心爱护,提高老年人防骗意识

“该案中,不少老年人之所以受骗,主要是因为该犯罪团伙根据他们的心理特点,有针对性地开展各类养老服务活动,骗取信任。”张笋说,该犯罪团伙中的“业务员”,专门寻找老年人聚集的场地,主动亲近。认识后,团伙人员不急于“收割”,而是维持“长线”联系,如每到节假日就拎礼品上门,在才艺大赛中设置名次、奖品,吸引老年人积极参与H公司所举办的各类活动。

“很多老年人退休后生活较为平淡,平时比较寂寞,乐意参加集体活动。”沈玉青说,“犯罪分子费尽心思为老年人‘服务’,看中的就是老年人的财产。在逐步取得老年人好感和信任后,开始宣传、推销投资理财产品,诱导老年人心甘情愿购买。”

办案检察官说:“有的老年人攒了一辈子的养老钱血本无归,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有的老年人无法接受被骗的事实,郁郁寡欢。”

法官提醒,老年人一定要提高防骗意识,加强甄别能力,警惕各种“糖衣炮弹”,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轻易做决定,管好自己的“钱袋子”。确有参加投资理财的想法时,应及时与子女沟通商量,避免上当受骗。

“对于子女来说,应该加强对老人身心全方面的关心,多看望、多沟通。”张笋说,全社会都需要加强对老年人的关心爱护,“我们在基层社区,也采取民警上门走访、发动社区干部积极参与、张贴警示横幅等形式,进行防范诈骗的宣传。希望每一个老年人,都能安度晚年。”

 

案例二:重庆等地警方破获一起“减肥保健品”网络诈骗案,超八成受害者为老年人协同发力查问题织密织牢保护网(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中国)

人民日报本报记者 崔 佳 常碧罗

重庆等地警方打掉一个特大诈骗团伙,该团伙抓住老年人等群体想轻松减肥的心理需求,从推销一款“膳体纤”产品开始,引诱老年人掉入陷阱,促使众多老年人持续投入大额资金。

为切实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各地各部门协同发力,加强宣传教育和打击力度,规范网络平台管理,引导老年人从正规平台购买产品,提升防骗意识和能力。

——编者

799元、4180元、4.5万元……一个多月时间里,家住重庆市涪陵区的65岁老人胡英(化名)瞒着家人,为自己的减肥计划花了近10万元。最后,实在忍受不住煎熬的她,将事情告知了家人,并在家人的陪伴下走进派出所报警。

连胡英自己都没想到,她的这次报警,竟让警方挖出了一个特大诈骗团伙。今年6月10日,涪陵区公安局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导下,组织300余名警力赴湖南、湖北开展缉捕工作,成功打掉一个专门针对老年人等群体兜售“减肥保健品”的特大诈骗团伙,捣毁涉案窝点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39名,涉案金额达2.9亿余元,受害人逾万人。

警方调查发现,被骗的上万人中,老年人占比超过80%,但一年多来,被骗者中只有胡英一人选择了报警,究竟为何?近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不节食,不运动,每天一次减3斤”,“高级营养师”为老年人制定“套餐”

身高一米七的胡英,体重常年保持在200斤左右。随着双膝关节骨质增生加重,行走变得越来越吃力。听到丈夫和儿子说要给她买拐杖时,胡英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可走路都困难,靠运动来减肥,显然不现实。

“不节食,不运动,每天一次减3斤。”今年4月初的一个晚上,正在玩手机的胡英被一则广告吸引。她随即通过扫描广告上的二维码,添加了一个名为“A膳体纤官方客服小兰”的微信。

第二天,在小兰长达5个小时的耐心推荐下,胡英购买了印有某知名品牌名称、总价值799元的“膳体纤”特殊膳食复合营养餐。“收到货后千万别自行服用,我会推荐一个顾问来教你,以保证疗效。”“贴心”的小兰反复叮嘱。

随即,“顾问”小苏加上了胡英的微信。“不能吃主食,最多只能吃点蔬菜水果”,小苏称这是为了让营养餐的效果更好。可为期10天的营养餐胡英仅吃了1天,小苏就表达了自己的难处:胡女士属于特殊体质,他只是一般的“营养顾问”,恐怕难以胜任,但他可以推荐“高级营养师”来接手。

接下来,“高级营养师”黄先生和冉女士轮番上场。他们采取心理战术,通过讲述“具体事例”,告知胡英体内的脂肪已被打散,如果不继续增加新产品促进代谢,油脂就会通过血管返回到身体的各个器官和关节,届时不仅无法走路,还可能面临截肢的风险。

恐慌之下,胡英迷迷糊糊地先后花费4180元、4.5万元、4.5万元购买了3次“减肥套餐”。到5月初,胡英的体重较一个月前轻了13斤,可此时她已有1个月没吃过主食了,身体状态很是不好,心存疑虑的她表示不想再继续服用营养餐。冉女士一听,便要求胡英写一份书面说明,声明发生任何不良后果自行负责。此时,胡英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钱追不追得回来先不说,别让更多人被骗就行了。”5月14日,在儿子的陪同下,她走进派出所报警。

一个公司化运作、涉案人数众多的诈骗团伙浮出水面,有的受害者被骗200余万元

接到报警后,涪陵警方经侦查发现,该案背后涉及一个公司化运作、涉案人数众多的诈骗团伙。涪陵警方成立专案组全力侦办此案。

专案组发现仅今年初至案发,该款减肥产品发往全国各地的快递信息就达2.1万余条。根据前期掌握的线索,警方很快又找到了一名涪陵籍受害者张栋(化名)。张栋和胡英一样被网上的减肥广告吸引,逐渐掉入了陷阱。

张栋花费990元购买了4盒“膳体纤”特殊膳食复合营养餐。吃了几天,发现真的有点效果,于是在“高级营养师”的引导下,又陆续购买了3次,一共花费2.2万余元。第四次购买时,张栋还收到了对方送来的一款智能体重秤。按照“高级营养师”的要求,张栋将测量后的数据拍照传过去“评估”。结果“高级营养师”告知张栋有“三高”,让他继续购买新套餐“调理”身体。张栋感觉自己可能受骗,便停止服用营养餐。

警方调查发现,受害者被骗少则几千元,多则高达200余万元。从2021年11月至今年6月,居住在北京通州的李芯(化名)先后花费510元、5500元、9.6万元、18.4万元、17万元、50万元、70万元、66万元,购买了8次减肥套餐,共计2316010元。

“你就没有怀疑过对方是骗子?”办案民警询问。李芯说:“他们利用各种案例证明,如果不继续服用,会迅速反弹变得很胖,而且还会得心脏病、糖尿病,甚至是癌症。这让我很害怕,所以不得不继续购买产品。”

越来越多的受害者陈述被骗细节,警方经过缜密侦查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先后注册成立的湖南膳体纤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和湖北膳康丽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这2家公司一处位于当地繁华地段高档写字楼,一处位于科技产业园,平时门窗紧闭,招聘的新员工都是老员工的亲友,从不允许非公司人员进入,很是神秘。

诈骗团伙吹嘘产品功效、虚构成功案例,诱导顾客不断购买新的高价产品

在充分掌握了该案犯罪事实、证据以及相关情况后,6月10日,专案组调集警力300余人,在多地公安机关的支持配合下,同步开展收网行动,一举抓获以何某、桂某等人为首的诈骗团伙骨干及成员339名,缴获作案手机和电脑1150余部以及大量诈骗话术“剧本”。

到案后,何某、桂某等犯罪嫌疑人相继供述作案事实。该诈骗团伙主要分布于武汉、鄂州两个窝点,每个窝点下各部门之间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他们十分注重广告营销,一年多来,广告投入累计数千万元。”涪陵区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查禹介绍,该诈骗团伙通过大量广告吸引潜在人群主动咨询,“客服”随之跟进推销售价为几百元的营养餐。为了诱导消费者,在该环节,仅有一款印着某知名品牌名称的“膳体纤”产品,价格属于正常区间。

一旦顾客进行了首次消费,“客服”就会以“指导服用”为名,将其引至“营养顾问”“高级营养师”“体质规划师”处。他们通过吹嘘产品奇特功效、虚构成功案例等方式骗取顾客信任,诱导顾客不断购买新的高价产品。往往上一疗程还未完成,“高级营养师”就会以私人定制的名义马上推荐下一系列产品,并谎称不按计划服用产品将会导致身体损伤,造成顾客心理恐慌。

“经统计,该诈骗团伙共准备了上百种产品。”查禹说,给顾客邮寄的“私人定制”减肥套餐均为随意搭配,且产品全都由普通的低价食品、营养粉、固体饮料组合而成,不具备减肥功效。经过诈骗分子层层包装,这些成本极低的普通食品和饮品,被吹嘘成可以取得神奇疗效的减肥产品,让诈骗团伙的非法获利能达到成本的10倍甚至30倍以上。

“一年多来,只有一人报警,大多受害者直至案发后仍不觉得自己被骗。”查禹介绍,该诈骗团伙制定了严格的“风控制度”,并有专门的公关团队,对受害者进行专门分类,明确了哪些地址和人群禁止发货,从源头规避风险。在诈骗过程中,如遇到受害者要报警,一般会主动退款,以免事态扩大化。步步设陷、极具迷惑性的套路,让很多老年人从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受骗。有的老年人意识到被骗,但担心子女责怪,往往也不会选择报警。

各部门要协同发力、综合治理,引导老年群体选择正规平台购买产品

“从接到报警到收网,历时20多天,主要嫌疑人纷纷落网,证据链也很完整。”涪陵区公安局副局长徐斌认为,加大打击养老诈骗力度的同时,社会各界更应该加强协作,强化事前预防,坚决斩断伸向老年人“钱袋子”的黑手。

从本案来看,诈骗分子在广撒网的基础上,选择了用知名品牌产品作伪装。很多受害者冲着品牌名气而来,却一步步掉入陷阱。后期用于诈骗的百余种产品,也大多为小作坊贴牌生产。徐斌表示,相关职能部门应加强监管力度,规范整治贴牌生产的各类产品,让假名牌无法成为诈骗分子的作案工具。同时,加大宣传力度,让老年群体科学认识保健食品,选择正规平台购买。

“从现实情况来看,独居老人更容易遭遇养老诈骗。”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智渝律师事务所主任邓智勇认为,社会各界应加大对老年人特别是独居老人的关心、关怀。在老年人自身购买法律服务能力有限的情况下,社区、养老机构等应尝试引入部分公益律师服务,力争织密老年人防骗保护网。

同时,社会各界应加强对防范养老诈骗的宣传力度,通过微信群、广播、手册、横幅等形式广泛宣传普及防骗知识,进一步提升中老年人防骗意识。结合多发的诈骗类型、经典案例,有针对性地向群众宣传、讲解诈骗的危害及防范知识。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梅传强认为,预防养老诈骗,一是要进一步加强法治宣传教育,增强老年人防骗的意识和能力;二是要进一步加强网络服务平台管理,及时清理和惩治专门针对老年人的所谓保健品、养老保险、康养项目投资等虚假广告和电信网络诈骗信息;三是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对犯罪分子形成震慑。

上一条:

没有啦!

下一条:

没有啦!
<
手机扫一扫可手机访问
荣县第三人民医院
手机版网站
扫一扫关注我们
患者满意度调查

预约电话:0813-6600120   咨询电话:0813-6602216  投诉电话:0813-6601264   医疗投诉:yiliaots@126.com   收费投诉:shoufeits@126.com

Copyright © 20016-2023 荣县第三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备案号:蜀ICP备18019160号-1 川中医药网审【2012】063号 川公网安备 51030002000062号 技术支持:四川百信智创科技有限公司

川公网安备 51032102000035号